导航

《年试管婴儿可能是龙凤胎_少》第二章
点击数:105次  更新时间:2019-04-03 12:24

试管代孕案例

 

代孕网小编分享《年试管婴儿可能是龙凤胎?少》第二章相关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代孕网小编精选的《年试管婴儿可能是龙凤胎?少》第二章

  开问作者: 君迁

  

  周六的最后一节课,教室的窗户大开着,电灯在山风中摇晃着,发出令人昏昏欲睡的咯吱声。

  老师在讲台上敲着黑板,不断强调着高三开学的状态的重要性,顺带提了一下下周一的入学考试。

  “有的人,到高三了,不仅状态没有达到应有的状态,反而还完全不走心。”说着,横起眉,瞪了青峰一眼,然后开始来回扫视一番,最后目光又落在青峰身上。

  沉默。顷刻的沉默就像是星系之间的跨度,沉寂地让人不敢生出害怕的念头。

  然而青峰浑然不知。他正看着窗外的风景,淡青色云彩晕染开来,在秋风的拥怀下漫无目的地游走。

  老师捏紧粉笔。想要训斥他一番。不用说老师也能猜出个大概,她见过的学生实在太多,各种情况都了如指掌。

  山风灌进衣袖很凉快。

  老师只瞪了他不过一秒,青峰的后排就开始戳青峰的后背。突然拉回现实,瞳孔收缩,猛地仰起头,看到老师发青的脸色,顿生冷汗。

  “铃……”

  下课了。

  “好的下课。”语气极度平淡。

  一个人在分外生气的状态下往往不会说任何话。这也让人真正的不寒而栗。

  老师踩着比平时响许多的脚步声走了出去,经过走廊,打开办公室的门,带着一脸怨气,向青峰的班主任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慕青峰的状态不好啊。”“嗯。”

  此时青峰正在教室里收拾着东西。甘楠的教室就在自己的楼下的楼下。或许她已经回家了?自从高二时他给她发短信被她妈妈看到后,阿姨对她的管教开始严格了起来,不准她放学后在教室里逗留,出去玩也必须给阿姨汇报。

  青峰觉得自己很对不起甘楠。因为他的原因,她的自由被限制,而他连去向阿姨坦白的勇气都没有。或许没有?毕竟甘楠也拒绝了他的这样的做法。也可能这只是作为逃避的借口,但是年少的人有哪里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呢。又有什么是正确的呢。人做的一切决定都是错误的,也都是正确的,只有在未经历风波或者质疑前能勉强认为是可行的罢了。

  一阶一阶踩下去。放在平时,三步并做两步才是他的风格,惜时如命的人,也会有把时间青春肆意抛洒的时候。转角,抬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一间教室。

  他确信是她。他有点不想看到甘楠,却为看到那个让他伤心也让他癫狂的女孩感到??????????????????????稍许的兴奋,他的心跳的很快,肾上腺的分泌让他思维变得敏姐。退了几部楼梯,确保自己不容助嫂代孕12p易被发现,而视角又刚还能看到她的稍许身姿。如果能这样一直看着,也挺好。

  如果去尝试追回她,她会答应吗?

  如果答应了,他就可以揉着她的脸看着她笑得弯成月牙的澄澈眼睛,牵着她,拥抱她,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吻一下,然后打死也不分手,不提出分手也不接收分手的意见,要一直走一直走。

  他陷入自己的臆想,竟然感到一丝温馨和甜蜜。然而下一秒的空虚瞬间将他吞噬殆净,陷入无边无际的悲伤和寂寥,他意识到他和她可能从此就真的是路人了,那种连路过看都不会看一眼的路人。

  小心翼翼的走下楼梯,他看到她突然站了起来,触电般退了回去,发出的响声不可避免,呼吸停止。她往楼梯间看了一眼,也没有再在乎,接了水,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写作业。他的同桌靠在座位上玩着手机。

  青峰绕道后门。轻轻打开一个小缝。甘楠在写作业,沉思,然后翻笔记,井井有条不紊不乱。甘楠认真的样子很成熟,褪去了他所认识的那股稚气,他很少见到她认真的时候,或者,只是她极少在他面前表现的认真,他也理所当然的认为甘楠应当永远是他心中的小孩子,要耍一辈子的小孩子脾气,要向他撒一辈子的娇。他喜欢看着她嘟着嘴然后说:“这道题怎么做啊。”可当她找到了一种他都未曾想到过的解法时,他常升起一种介于震惊与自卑的情绪,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应当永远比她强,这样才能给她幸福,这样才能让她好好生活,他视之为理所当然。

  理所当然是一种绑架代孕七个月平起睡助骨不疼,往往让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理所当然只是存于空中楼阁的臆想,比幻觉更不真实。她没有他预期的悲伤,没有他认为该有的不舍,,而这些更加深了他的失望与悔恨。

  秋风吹得有点凉,外套在风中紧贴在他的身上。他走了进去。也不知是不是这秋风作祟。

  坐在甘楠后一个座位上。

  尽量发出小的声音,但又确保能引起她的注意。

  直到多年以后,在他垂暮之时,仰在摇椅上小憩,忆起年少时的矛盾心思,暗笑自己的优质,也热泪盈眶,追念那再也回不来的青春热情。

  甘楠回过头。表情掠过一丝惊讶和尴尬,但马上收敛了下去,面无表情地打招呼说:“嘿,青峰。”随即转过头,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做事。

  青峰的心梗了一下,像是有人拿着一把生了锈的锯子尝试割断他的心弦,又像是有人把他的头往水池里按下去死死挣扎但无果。

  可随即一想,或许她的内心也是纠结的。毕竟他是排卵期跳绳后可以助孕吗如此的了解她,在他的认知中,她一直是一个把事情埋在心底不愿说出来的人。或许她此刻在高兴?或者还在生我的气?

  青峰拿出小巧的Nokia,编辑短信。

  “我打算追回她。”发给了萧子熙。

  “好啊!!支持你!加油加油!记得把结果告诉我!”

  青峰深吸一口气,手在颤抖,心跳的厉害。手指在屏幕上快速移动,发出咔咔声,她应当听得到的吧?她会觉得我是在给其他女孩儿发短信吗?她会为此生气吗?

  “回来吧。我错了。我,好想你啊。”光标停止跳动,青峰眼角湿润。明明,那个让他魂牵萦绕辗转反侧的女子就在眼前,而她,一个月前,还主动给了他一个很久的很温暖的,就算是他最终化成一抔黄土,他也不会忘记的拥抱。可此时,他们的距离,是一百年之前与一百年之后的距离,注定无法逾越,连想说说话都不可以。

  可下一秒,他就把短信删掉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去打破僵局,此时无论以何种方式都不合适,都会显得他愚钝和死缠烂打矫情造作。可是,有一种情感推促着他,推搪着他要伸出《年试管婴儿可能是龙凤胎_少》第二章手去摸摸她的短发,去拍打她柔软的肩膀,让她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他没有任何动作。如同凝固般僵在那里,心却跳得厉害。

  她转过头来。慕青峰心里有一点雀跃。可甘楠只是低下头打开自己的书包,往书包里塞进课本,连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慕青峰只能干看着浅浅的刘海掩映下的面无表情像是看破红尘般的表情,心中无限痛楚和不甘。

  慕青峰从口袋中掏出来一串小手链,两颗陶瓷的猫状小珠,印着甘楠的名字,用甘楠喜欢的粉红色带子串了起来。

  那是他无意间路过一个摆着大小几个装着成千上百小珠子的盒子的路边摊时买的,他花了好大功夫才找到甘字,接着由挤在一堆女孩子中间挖出一颗楠字。恋爱中的人往往会做出无比幼稚的事情,但做这种事情时常常有着像孩童游戏时般的认真。

  甘楠说:“我不要。”说着起身走出教室,在门口处停了下来,转过身,把秦帆叫了出去。

  青峰毫无反应。因为他的思绪已经乱到无法思考。他只是坐在那里,什么都想不了,什么都想不到,却感受到莫大的哀伤。

  片刻后,秦帆走了进来,提着书包走了出去,和甘楠一起。

  甘楠应该是要回家了,因为阿姨对她的管束很严。那么秦帆是和她顺路?或者是一起下山罢了。为了表现出其实已经不喜欢我了?所以随便拉一个人来气我吧,还真是幼稚鬼!明明还保留着一份感情却可以排斥,相爱却不敢爱,不过是自己没有那份决心罢了!自欺欺人!为什么喜欢却不能在一起!为什么喜欢却要分开……明明很喜欢啊!!

  他已经听不到他们下楼的脚步声。却又好似徘徊在他耳边,噩梦般的,两个人的脚步声。

  起身。他不死心。他要戳破这个骗局!这种对感情不负责的骗局,小孩子的游戏!过家家一般幼稚的想法!他愤懑,又心疼。

  收拾书包,往山下走。

  在路上,遇见了他俩。分岔路,一条路通往学校后门,外面是住宅区。一条路往高一高二校区,外面搭公交可以去到这座城市的任何地方。

  甘楠没有走回家的路。

  青峰还以为他们已经走远了,可是当他侧过头的时候,看到不远处一对男女挨着走下天梯。他赌气般地不要和他们走同一条路。三步后,回转,回走,走到分叉口,停住。他看到他们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

  青峰狠狠地踹了路旁的铁栏杆几下,纹丝不动,自己倒踉跄着后腿,摇摆不定,像是喝醉酒了一般。他也不知道他是以怎样的姿态走出了校门,他只记得自己时而低头,时而仰面,时而垂头丧气,又时而悲痛万分,接着愤懑难忍,最终陷入无尽的空虚之中。

  “哎,都不知道怎么安慰你了。”萧子熙和青峰并排走着,萧子熙拉青峰陪她逛凯德广场。她穿着藏青色连衣裙,挎着和她高挑身高相符的大号斜挎包。

  青峰缄默,不想说话,此时他不想思考,脑海里回荡着甘楠和秦帆肩并肩走出校园的场景。他们要去哪?他们要去干嘛。他不敢想,他怕他乱想,更怕他不是在乱想。

  他侧过头看看萧子熙,他俩走的很近。或许他们也只是像我和萧子熙这样的关系呢。只是朋友,一起约约饭一起出去玩而已。

  “明天就是七夕了。”青峰突然冒出一句话。

  “嗯……”萧子熙愣了一下,没搞懂他想表达的意思。

  青峰没在说话了。他们路过一个香水铺位,萧子熙走上去,青峰留在原地,他没用过奢侈品,也不会对奢侈品感兴趣。

  萧子熙打开一瓶Daisy的香水,问:“可以试闻吗?”销售员点头。萧子熙喷在自己的左手手腕上,凑近鼻子,一股雏菊的清香涌了上来,不禁用极度柔软的声音说,“好香。”

  青峰想,女孩子很喜欢香水吧!香水作为七夕节礼物多么合适。工作以后,要给甘楠买很多香水,看来还得好好挣钱才行,看来还得好好学习才行。

  萧子熙放下香水,拉了拉青峰,说走吧。向门外走去,一路上萧子熙都在轻嗅自己的手腕,说:“啊,我又有了努力天津中心妇产医院助孕科学习的动力,我要赚很多很多钱,这样才够的了我买香水,”停了一下,继续说,“还有吃好吃的。”

  青峰突然停下来,萧子熙也随即停下,他指了指一个摊面上的一对儿陶瓷挂坠,一只黑色,一只白色,极简的样式。

  “你觉得如何。”青峰问。

  “还行。”

  “什么叫还行?”

  “你打算送她这个?”

  “嗯。”

  “哈哈哈哈,”萧子熙笑了,“哎呀青峰我知道为什么甘楠要离开你了,哈哈哈。”

  青峰不说话。他买下这一对挂坠,握在手心。

  回到学校后,他去甘楠的教室,他还记得甘楠的位置,把那只白色的挂坠放在她叠星星的小盒子里。他想用这样的方式向她展示自己的心意,让她不要再犹豫不决。

  结果,第二天晚自习过后,秦帆找到青峰,把挂坠还给他。面带愧色,随即离开。

  青峰感觉世界在晃动,最后一点希望都破灭。他想仰天长啸,但是他仰起,只能看见白色的天花板脱了了几块墙皮还有不知疲倦亮着的灯。

  他反手把挂坠扔了出去,从五楼的窗户沿着弧线下坠。他感觉他就是那个挂坠,他才是被扔掉的,被甘楠扔掉的。

  挂坠落到地面,碎了。

  版权:作者本有没有神奇风水八卦助代孕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Copyright © 2002-2030 331代孕中介论坛